相关文章

美籍女孩寻亲:疑似怀宁生母现身,已做亲子鉴定

“18岁美籍女孩回安庆寻亲”之事在《安庆晚报》连续刊发后,有不少热心市民致电安庆晚报热线,提供线索。12月10日,朱零星和她的养父艾瑞克再次来到安庆,前往安庆市儿童福利院查看档案资料,并与疑似生母黄女士见面。

图为黄女士(右一)和朱零星、艾瑞克

12月10日上午,家住怀宁县高河镇的黄女士听说美籍女孩朱零星再次回安庆寻亲的消息后,早早地来到安庆市儿童福利院。在等待朱零星查阅档案资料的间隙,黄女士不停地看着手机上留存的朱零星小时候照片。

“这张照片看上去和我儿子小时候一模一样。”黄女士告诉记者,自从姑姐告诉她“可能是当年被遗弃的孩子要回来寻亲”后,她连续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我姑姐看到《安庆晚报》这篇报道后,立即打电话告知我们。那天晚饭时,我丈夫(董先生)哭了,我也没吃饭。”

黄女士今年47岁,由于身体不太好,显得十分消瘦。黄女士和朱零星见面后,虽然觉得面前的这个女孩与自己长得不太像。“可是,她的嘴巴与我的大女儿长得十分像。”黄女士说。

“被遗弃的二女儿出生于1999年11月23日,出生一个星期后,就被我公公送到了安庆市儿童福利院。”黄女士说,这些年来,她始终对这个被遗弃的女儿很内疚。

“那时候,我们一家人都务农,住在怀宁县高河镇山里。二女儿出生以后,我身体不好,再加上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作怪,我公公就将这个孩子送走了。”黄女士说,他公公当时认识儿童福利院工作人员。“据我公公称,他是直接送到安庆市儿童福利院的。后来的每一年,我们都会去儿童福利院进行询问。院方告诉我们,孩子已被人领养了,其它信息不愿透露。”

黄女士说,她公公已经去世,当年送走孩子的真实情况无从得知。“可以确定的是,我的二女儿是被送到安庆市儿童福利院。”

“出生日期相隔较长,DNA匹配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为什么还要见一面呢?”对于记者的提问,黄女士回答:“我家都是大个子。两个姑姐个子都很高,有一米七左右,朱零星个子也很高。另外,她长得也挺像我家人。”

黄女士与朱零星见面后,眼眶一直都通红。“其实,我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黄女士说。

朱零星告诉记者:“如果这次二人的DNA比对不符,我也会帮助黄女士寻找亲生女儿。”

当日下午,黄女士前往十里铺派出所留下了自己的DNA血样,以供比对。临别时,黄女士像抚摸自己孩子一样,抚摸着朱零星的脸,并给她一个深深的拥抱。

此次回安庆寻亲,尽管朱零星拿到了安徽省民政厅的许可,但没有在安庆市儿童福利院查阅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希望有朱零星亲生父母线索的市民,能够与《安庆晚报》联系。联系电话:18905566110